阿杜小说

首页> 全部小说> 古代言情> 够劲:疯批大佬他日渐沦陷

够劲:疯批大佬他日渐沦陷

  • 分类:古代言情
  • 作者:笑笑是个小甜饼
  • 来源:cd
  • 更新时间:2024-05-17 20:31:47

简介:这本小说叫做《够劲:疯批大佬他日渐沦陷》,是网络作者“笑笑是个小甜饼”全新力作,角色是乔纾意祁湛。本书精彩片段:庆活动相识。不过仅仅只是普通的学姐学妹的关系。三年前,乔纾意刚进电视台,那时候的台长是个色老头。宁熙棠比乔纾意大一岁,已经在电台工作一年了,备受台长的骚扰,每天上班都心惊胆战的。一次年会聚餐,趁着其他人走得差不多了,台长借着醉酒对宁熙棠上下其手。她那时候刚进社会不久,不想丢了工作,只能强忍着。这一幕恰好......

第10章


盛越珩在包间外如坐针毡。

左思右想,他觉得不能把祁湛和乔纾意放在同一空间下。

推开门走进去,看见两人各自端坐在位置上,没有任何异常,他松了口气。

殊不知,桌下是暗流涌动。

乔纾意的高跟鞋险些被祁湛的鞋尖勾掉。

“盛总,我吃好了,感谢你的款待。”说着她看了眼腕表,“时间不早了,我差不多也该回去了。”

盛越珩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。

“乔小姐,你的节目是在晚上,今天晚点回去,应该也不影响你第二天的工作吧。”他挑挑眉,“看在我今天给你节目投资的份上,赏脸喝几杯?”

乔纾意唇角勾起浅浅的弧度,犹豫片刻,点头道,“盛总都开口了,再拒绝,就是我没眼力劲了。”

“哪的话。”

盛越珩满脸笑意地带着乔纾意往沙发走去,手虚搭在她腰间。

他还不忘回头冲祁湛挤眉弄眼。

颇有几分炫耀的意味。

祁湛目送两人出去,视线落在乔纾意喝过水的杯口上。

红色的唇印,连上面的纹路都清晰可见。

他眯起眸子,将面前杯中水一饮而尽。

喉结滚动,深棕色的痣随之上下涌动。

盛越珩带着乔纾意坐在沙发中间。

其他人起哄说要玩游戏。

盛越珩冲一人使了个眼色,那人会意,大声道,“吹牛梭哈都玩腻了,咱们今天玩点新的,我有你没有,怎么样?”

乔纾意微笑着不做声。

升级版的真心话,这帮公子哥大概是想探她的底。

其他人纷纷响应,盛越珩看向乔纾意,“乔小姐你什么意见?”

“我都可以。”

“要是没有,可是要喝酒的,一次一杯哦。”

坐在乔纾意左侧的男人笑着提醒,乔纾意端起酒杯,轻晃了两下,红唇微抿,眼里藏着笑意。

“只要不是假酒就成。”

游戏开始,率先准备的是一开始提议的男人,他刚要张口,祁湛便坐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,修长的双腿搭在矮脚凳上,骨节分明的手指滑动着手机屏幕。

“祁律师要一起吗?”

乔纾意开口询问。

盛越珩打心底不想让祁湛加入,他向来是个喜欢搅浑局势的人,恶趣味太多,会破坏他的好事。

“祁湛不爱玩这些,不用管他。”

他语速飞快,催促着快点开始。

“今天忽然有兴趣了。”

祁湛轻飘飘的话回荡在空气中,盛越珩咬紧了后槽牙,用眼神示意他不要捣乱。

他面色如常,似乎是顺从了盛越珩的意见,又像是打定主意要阳奉阴违。

这张桌子上,没人敢忤逆祁湛的话,游戏便开始了。

“我在邮轮上举办过三天三夜的海天盛筵,而且是全……”

后半句他没说,比划了个脱衣服的动作。

桌上只有祁湛和乔纾意折了手指。

盛越珩摸摸头,略显尴尬地解释了一句,“我们都在场……”

乔纾意爽快地喝完酒,不经意的视线落在祁湛身上,似是开玩笑的说道,“祁律师竟然没有参加?”

“不喜欢太直白的。”

他径直对上乔纾意的目光,语调懒散。

游戏继续,大家的目标很明确,是冲着灌多乔纾意去的。

还没轮到乔纾意说,她已经四杯酒下肚了。

只剩最后一根手指。

幸好这些年摸爬滚打,除了喝白酒她会有点力不从心,洋酒她早就练出来了。

不过她还是装出微醺的模样。

头微微偏向盛越珩的方向,歪着头,单手撑着下巴,脸颊染上红晕,神态慵懒,显得更加性感,红唇染上透亮的酒水,吐纳之间风情万种。

“我被男朋友下药,送上陌生男人的床。”

话落,她的视线定格在祁湛身上。

他点了根烟,烟雾缭绕,看不清他的神色,只见他指尖的火光,忽明忽暗。

此言一出,众人瞪圆了眼睛,纷纷折下手指,低头喝酒。

一旁的盛越珩满眼诧异,激动地抓住她的肩膀,“那你没事吧?”

“盛总先喝酒。”

她端起酒杯递到盛越珩唇边,乌黑的瞳仁仿佛在水中浸润过,醉意缠绵。

她的身上有股干枯玫瑰的香味,像是天然的迷药。

盛越珩痴痴地望着她,顺从地接过酒杯喝下。

喝得太急,酒水从唇边溢出,滴落在他衬衣上。

乔纾意拿出纸巾,低头给他擦拭,发丝蹭过他的下巴,那股异香直冲盛越珩的大脑。

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搂住她的腰。

乔纾意垂下眼睫,不动声色地拂掉他的手,“盛总该你了。”

“哦…”

盛越珩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,随口说了一个,不知是不是因为同情乔纾意,这个问题让她成功地避开了。

最后只剩祁湛。

他夹着那根快要燃到尽头的香烟,淡声道,“前几天,被陌生女人强上了。”

闻言,有人笑得合不拢嘴,调侃道,“咱们祁律师这么小心的人,能被人强迫?我可不信。”

“我也不信。”旁人跟着附和。

“乔小姐作为女人,你相信吗?”祁湛看向乔纾意,笑里带着戏谑。

“这…我说不好。”乔纾意微微蹙眉,侧目看向盛越珩,“盛总觉得呢?”

“不信,来路不明的女人,他不会碰的。”

盛越珩比祁湛小三岁,他们有亲戚关系,算起来他还该叫祁湛一声表哥。

所以在这方面他很了解祁湛的作风。

“事实如此,该喝酒的喝酒。”

其他人不情不愿地折下手指喝酒,乔纾意是第一个全部手指都被折下去的。

按理她要喝两杯。

她没有讨价还价,一口气喝了两杯。

站起身,脚步虚浮,眼神有些涣散,手搭在盛越珩的肩膀上,弯腰在他耳边低语,“我…我去一下洗手间。”

“我扶你过去。”

盛越珩跟着起身,一手揽着她的腰,另一只手扶着她的胳膊,乔纾意半边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。

包厢里是有洗手间的,不过要走一段较长的狭窄走廊。

看着乔纾意进去,盛越珩靠在墙边等。

祁湛慢悠悠走过来,把手机递给他,“你妈的电话。”

“啧…”盛越珩一脸烦闷,看了眼洗手间,对祁湛说,“你先帮我看着点她。”

祁湛漫不经心地点点头。

Copyright © 2024 皖ICP备2023012692号-1 All rights reserved. 阿杜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